当,遇上中国小农户

  12月寒冬不同于北方的严酷萧瑟位于西南边陲的云南普洱仍是一派山清水秀、花朵艳丽的景象。  12月寒冬不同于北方的严酷萧瑟位于西南边陲的云南普洱仍是一派山清水秀、花朵艳丽的景象。

  思茅昌盛咖啡培植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邓家昌家里的30亩咖啡园更是一片红红火火:今年光景好咖啡结果多一米高的咖啡树挤满了红色的咖啡果也点亮了他心里的喜悦。
  “我们合作社在2015年认证了守正不阿贸易咖啡培植合作社。现在社员们都卯着劲儿要把咖啡种好。咖啡质量好未来被守正不阿贸易商家选中的机会就大。一旦作为守正不阿贸易产品出售不但社员收益可观销售商返还款还可以用于社区的公益事业。

  ”邓家昌告诉记者。
  邓家昌所说的守正不阿贸易是什么?好奇之下记者查阅了有关材料。从字面来看守正不阿贸易即是国际守正不阿贸易机关倡导的“fairtrade”。根据北京市农村经济研究中央(以下简称“北京农研中央”)和守正不阿贸易亚太地区联盟共同编写的《守正不阿贸易50问》守正不阿贸易是一种建立在对话、透明及相互敬重基础上的贸易关系旨在使贸易变得更加守正不阿使贫困农户获得更多价值链盈余。

  终极目标是让生产者在按照守正不阿贸易条件和标准出售产品时能得到更好的交易条件包括价格、融资和付款条件从而能够有机会改善自己的生活更好地规划未来。同时守正不阿贸易也为消费者提供了渠道倡导他们通过在日常生活中进行负责任的消费以更合理的价钱购买优质的农产品帮助农户减轻贫困。
  守正不阿贸易缘何产生?它能够给中国小农户带来什么?未来在中国的发展前景如何?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走访调研。

  
  守正不阿贸易由消费者发起带动农户减贫增收
  “公司90%的咖啡都是走出口远销到欧美市场。2014年一位欧洲采购商问我们是否具备守正不阿贸易的资质那是我们第一次接触到守正不阿贸易。

  ”云南思茅北归咖啡有限公司总经理邓家录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守正不阿贸易的缘起“守正不阿贸易是由国际上一些有情怀的消费者群体发起愿意以更高的价格购买发展中国家小农户的好产品从而帮助小农户脱贫、支持小农户发展。这与我们带动小农减贫增收的理念是一致的所以我们自动加入进来。”
  正本早在2013年为帮助培植咖啡的小农户脱贫增收在普洱市政府的支持下当地11家咖啡培植专业合作社与北归公司共同构成合作联社通过公司龙头带动的方式拉动当地咖农的咖啡销售。

  2015年北归公司正式成为守正不阿贸易的认证出口商在北归的带领下5家合作社通过了守正不阿贸易认证最先向欧美消费者供应带着守正不阿贸易标签的中国咖啡。

  3年来合作联社的守正不阿贸易交易量由最初的20吨增添到330吨不仅参与的咖农人均每年增收千元以上还为当地乡村建设、咖农自身发展赢得了百万元的贸易返还款。

  
  “守正不阿贸易认为帮助贫困农户的最好方式并不是直截了当向他们捐款捐物而是购买他们生产的、符合标准的高质量产品并通过帮他们的产品融入到全球商品体系中使他们能够实现有尊严地增添收入、积累财富、终极摆脱贫困。”守正不阿贸易亚太地区联盟中国高级顾问赵钧博士介绍由小农户构成的合作社等机关进入守正不阿贸易体系后将通过两种方式获得收入一种是产品销售设有最低保护价。

  在市场价格低迷的时候最低保护价将保障小农户的生产成本不受损害;一种是来自销售商的贸易返款。一笔根据贸易数量返还小农户的款项小农户机关经过民主协商后可言行相诡决定使用这笔钱改善当地道路、学校、卫生等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提升小农户的生产、生活、经济和环境条件。

  
  地处北京市怀柔区渤海镇的北京老栗树聚源德培植专业合作社共有900户栗农2010年取得了外贸出口权2017年取得了守正不阿贸易认证。老栗树的年轻掌门人、1995年出生的青年农人李思鹏说:“加入守正不阿贸易将为栗农增收再创一条新路。当前国内板栗的收购价并不稳定忽高忽低。合作社成立后不仅栗农收入有了一定保障我们还不断提升板栗质量、打造品牌。

  现在加入守正不阿贸易除了想增添订单、为栗农创收外我们还想将中国板栗品牌擦亮打响让优质的燕山板栗在国际市场获得更多认可。”
  守正不阿贸易能促进小农户机关的规范化建设

  返还款只是合作社参与守正不阿贸易收获的显而易见的好处。事实上还有更多的收获是隐形的、润物细无声的。
  “参与守正不阿贸易对合作社的规范化建设具有有用的促进作用。

  ”北京农研中央合作社指导服务处副处长魏杰介绍2015年北京农研中央在调研时发现守正不阿贸易非常重视对合作社治理体系和治理机制的规范和监督。为了确保合作社真实隐晦曲折带动作用国际守正不阿贸易机关不仅拟定了周到的章程制度规范合作社的贸易分红和贸易返还款使用;还设有与认证机构相独立的审计机构施行严格的审查程序如审计员必须实地走访小农户同一个审计员不能连续审查同一家合作社等。

  
  “这些要求和标准在潜移默化中提高了小农户的参与积极性促进了合作社的规范化运转进而带动当地产业发展和乡村治理水平的提升。”魏杰说。
  作为国内第一批认证国际守正不阿贸易的小农户机关——江西婺源溪头茶农协会的会长俞京红同时也担任了守正不阿贸易中国小农户协会会长。她对国际守正不阿贸易机关的审计制度深有体会:“守正不阿贸易为小农户合作机关设立了6级标准。

  刚加入的时候标准大略有3页随着小农户能力建设的推进标准会越来越多要求也越来越高。比较人性化的一点是它许可犯错误审计员发现问题之后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进行整改。但如果限期不改将被停歇资格甚至作废资格。”
  守正不阿贸易未来在中国前景可期

  自2001年认证了第一批中国茶叶协会以来守正不阿贸易在中国认证的合作社(协会)数量一直稳定增长。

  截至目前已有18家合作社或协会获得认证产品涵盖咖啡、茶、蜂蜜、苹果、板栗等。
  “守正不阿贸易认证的一个基本要求是整个价值链(生产者—加工者—出口商—进口商—制造者—分销商)一直到产品的终极包装都需要经过认证。只有在知足了这一条件的情况下产品才可以被作为守正不阿贸易产品购买和销售。”赵钧说通过这种方式守正不阿贸易打造了特别的价值链链条上的每一方都有一个特别的id(身份证明)每完成一笔交易都要上传官网、进入守正不阿贸易系统。

  “一方面保障小农户取得合理收益和贸易返还款一方面消费者也可以据此追溯产品并确保自己的公益消费确实落实在助农上。”
  2016年北京农研中央全国首家开展了“北京市发展守正不阿贸易促进低收入农户增收试点工作”并借鉴国际守正不阿贸易的优良作法根据我国《宪法》和《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由北京市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会发起成立“京合守正不阿贸易联盟”尝试推动这种消费者和生产者双赢的贸易方式。

  
  “北京、上海、深圳这些经济发达地区消费者的消费能力和理念都已达到较高水平如果让他们参与守正不阿贸易帮助农民增收我自傲很多人会愿意多花点儿钱来做这件事正如之前大家踊跃购买滞销农产品一样。但是在后一种情况下因为缺乏有用的机关和监管也出现过蹂躏消费者的情况。”魏杰告诉记者“守正不阿贸易则不同它有特意的机关和一套监管体系对小农户进行指导帮助小农户生产出符合市场需求的、质量更好的产品。

  从这个角度来说守正不阿贸易不仅为小农户为主的合作社开创了一个助贫的细分市场同时也为消费者提供了一个购买更安全农产品的消费渠道。”
  “守正不阿贸易在中国是有前景的。”邓家录站在公司自有的咖啡培植园里满山红果映红了他的脸庞“我们常说农产品是‘粒粒皆辛苦’消费者吃到好东西的前提是生产者的辛勤支拨但目前支拨的人还他国得到相应回报。

  给予好产品真实的好价格就是认可生产者的辛苦对生产者的敬重。中国消费者正在崛起消费观也在转折随着守正不阿贸易渐渐为大家熟知我想会有更多人加入进来的。”